回到顶部
查看: 38|回复: 0

同事黄河

[复制链接]

535

主题

535

帖子

187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73
发表于 2017-11-8 15:0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到工地之后,因为是刚接触这个品牌的电梯,诸多方面完全不熟悉,他帮我翻箱倒柜找了许多图纸,让我熟悉。等看了一会又带着我逐步从机房开始介绍,因为已经有了许多经验,电梯多数都是大同小异,很快就基本熟悉了。他便放我一个人去琢磨,自己回到了宿舍休息。  
    我听了觉得也做得差不多了,就顺着他走开。  
    中秋节前,公司搞了聚餐活动,所有在外人员全部回到公司。  
    后来经理将黄河调到一个较远的工地,黄河走的时候要将空调拆走,同事们说:你拆走了,我们这实在没法过啊!黄河说:叫经理再买呗。  最终决定工地完工后再拆空调,黄河就让我在工棚拆掉的时候给他电话。  
    黄河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见到许多同事,同事们纷纷表示想念,他便挨个敬酒,几杯酒下肚,蜡黄的脸变得通红。  
    因为是刚起步没有多久的公司,所有的盈利往来,销售占据了绝大部分。而销售总有淡季,公司便成立了新部门——售后部,这个新部门主要用来维持稳定的收益。  
    销售部的人看经理快不行了,这时候纷纷过来逗弄,一杯接一杯地敬酒,黄河在旁边嘴角咧开。三巡过后,经理趴在桌子上。不愿再喝了。  黄河又说:老大喝多了,不行了不行了!同事们笑着看,经理大概是真的醉了,在桌角哇地吐了出来,两个同事架着他躺在并排椅子上了。黄河在我身边自言自语:丢人啊丢人。  
    有一次空调坏了,黄河汇报给经理,让经理找人维修,维修费三百块钱。经理说:你们用坏的,你们自己修啊,怎么让公司出钱?黄河说:空调是公司的财产,维修肯定是公司的责任。两人争执许久,黄河说我修,以后空调就是我的了!  
    后来黄河总在我们面前说:你看经理也不来工地,哪有这么管理的,现场什么情况也不知道,偶尔来一次连瓶水也不买。说着有意无意地看着我们,同事们都纷纷埋怨起经理。  
    在公司时候,黄河非常勤快,同事们的各种事都会帮忙,无论是装摄像头,换水,修水管,样样都成,同事们都说有了黄河,省了好多钱。所以在办公室时候经常听到的就是:“黄工、黄工、帮我……”之类的呼唤。  
    后来我们部门招聘了一位经理,每次黄河外出的时候,办公室的人叫黄河未果,便感叹:要是黄河在就好了。 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
    却不知酒后的人是真人还是假人。
    后来空调申请下来,我们在工棚住得舒服一些,虽然每天洗澡还是靠着水龙头,但是着实舒服太多了,我们几个人都纷纷感谢黄河为我们争得了这个福利。  
    他拉着销售部的同事:是不是好兄弟,好兄弟就喝一杯!我先干了!咕噜咕噜地又下肚一杯。见到经理的时候又说:经理,没人陪喝酒,来喝一杯,做下属的敬你!两人似乎很对脾气,来者不拒。同事们纷纷侧目看着售后部的斗酒。两人来回四五杯下去,经理渐渐有些不支,黄河过来贴着耳朵跟我说:去跟经理喝一杯啊!  
    新年开始,换了一家公司,结算了工资,告别了旧时的同事,带着对新公司的憧憬来到了这家位于西丽的电梯公司。  
    黄河说:扶一下这种事可以,要东西就算了,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,心理上过得去就行了。我点头称是。  
    我笑了笑说,我不能喝了。  
    他有些无趣,斜着眼瞅我。  
    到了家,黄河给我发了一张香艳的按摩图片,我回道:玩得开心。  果然喝酒伤身,还伤神啊!  
     李东岳
    最后经理被两个新同事拉走,送回车上。黄河过来搭着我的肩膀,说:小李,今晚去不去消遣一下?我连连推脱。酒席散了之后,同事们三五成群的离开。我搭上同事的车,回去的路上,我笑着说:今天可真有意思。同事笑着:可不是嘛!  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售后部在我之前只有一位同事,前台接待告诉我他叫黄河。一听到这个霸气的名字,心里对于这同事的样子自然有了几分猜测。终于见到了面,真人却不如名字这般魁梧霸气,个头不是很高,一米七左右,浓眉大眼,皮肤暗黄,剪了平头,脸上生了许多痣,硬胡楂装满了下巴。  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正好我们接手到一个工地,我与黄河都被分配到这个工地驻点,将近四十度的高温,却住在铁皮工棚里,只有几台风扇,实在是热得汗流浃背,黄河便向公司申请一台空调。经理不乐意,说黄河老是给公司添麻烦。黄河就说:你作为部门老大,不为自己下面的人考虑,又不用你出钱,帮忙申请下都不行吗?经理无言。  
    第一次一起外出工作,因为彼此都不熟,显得有些局促,他似乎也不善言语,在路上的功夫我们只能都塞着耳机听听歌。走在路上的时候,看到前面一位穿着红衣服的老大爷突然摔倒在地上,路上好多行人纷纷侧目,却只敢远观。后来,有一个大妈上前询问,老大爷支支吾吾说不成句,大妈年纪也不小了,拉不起老大爷,附近的行人都在犹豫,而黄河一步上前便拉起了大爷。我只能把提醒的话塞进肚子里,跟随他一起上前。  大伙儿见有人做了出头鸟,便都围了上来,帮忙把大爷拉到台阶上坐着,大妈又询问为何突然晕倒,老大爷眼睛盯着黄河,说是饿晕的,我看这老大爷衣着干净,也完全不像是走散的老人家,心里还在犹疑,黄河一把拉过我,低声说:走啦!  
    这才又见到阔别许久的黄河,他还是老样子,穿着一条破洞裤子,腰间挂着钥匙扣,笑着脸看着我们。  

    有一次领导视察工作,我们几个正忙得汗流浃背,黄河跟着领导说着工作上遇到的事情与需要支援的地方。黄河对工地很是了解,老板听了很高兴,就说:以后工地都交给你来管理,不要出了岔子。黄河嘴角一咧,笑了起来。  
    我坐在前台同事那一桌,黄河醉眼蒙眬地围上来,与前台小妹套近乎:你是不是我女朋友?是不是?同事尴尬地看着我,略带烦闷地说:你神经病吧?黄河依旧抬着眼,靠得愈发近了,又说:你不喜欢我?好吧!喝完这杯酒我们就分手了!那同事连连退缩,偌大的椅子,却只占了一小块。黄河见同事后退,又贴上来,动手动脚地,要去摸女同事的手。我看着愈演愈烈,按捺不住,说了一句:黄工,快看经理又吐了,你不去看看?他一愣,转眼看向经理,笑了起来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走了过去,一副帮忙的样子。女同事松了口气,低声咒骂了几句。  
    而我踏入的就是这个新部门。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